当前位置:首页 > 局兆 > 正文

反无人机空防作战新特点

  • 局兆
  • 2022-07-26 18:58:03
  • 58
摘要: 在近年来的多场地区冲突中,无人机和反无人机作战已成为交战双方的主要作战样式之一。一方面...

在近年来的多场地区冲突中,无人机和反无人机作战已成为交战双方的主要作战样式之一。一方面,参战无人机数量和型号越来越多,战场表现突出。另一方面,反无人机技战术发展迅速,对无人机作战形成明显制约。双方如同矛盾的两方面,展开螺旋式较量,将对未来战争产生明显影响。

军用无人机发展迅速

使用无人机作战,早在越战和中东战争中就已出现。2001年,美国首次使用“捕食者”无人机发射反坦克导弹进行实战,开创了无人机对地打击先河。此后,军用无人机应用越来越广泛,并朝着察打一体化、攻防一体化方向发展。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一项统计数据,1980年至2020年,国际市场上共有43款无人机,其中大中型、长航时、固定翼作战无人机共35款,占比达82%。

另外,在近年来的多起地区冲突中,中小型自杀式无人机被大量投入作战。这些无人机具有巡飞功能,既能执行侦察任务,在发现目标后又能“秒变”导弹发起攻击,因此又被称为巡飞弹。例如,美国“弹簧刀”300无人机、以色列“哈洛普”无人机和“英雄”系列无人机、俄罗斯KUB-BLA无人机等。以色列“哈洛普”无人机在纳卡冲突中曾多次攻击S-300PS中远程地空导弹系统,几乎令这种传统防空系统无力应对。

反无人机手段多元化

鉴于无人机在战场上带来的威胁,近年来各国纷纷推出应对之策。美军将无人机列为最具破坏力的空中威胁之一,制定出《反无人机系统战略》予以应对。俄军将无人机防御作战列为重要任务,在叙利亚战场上演练反无人机作战技术。英国将对抗蜂群无人机列为重中之重,探索利用射频抑制器干扰蜂群无人机链路的作战方法。

总体来看,当前主要反无人机手段包括电子干扰阻断、火炮导弹硬杀伤、高能激光武器和高功率微波武器拦截。

其中,电子干扰阻断是最有效的反制手段。无人机依靠通信链路进行操作,而通信链路最怕电磁干扰。通过向无人机发射大功率射频信号,可扰乱操控程序,使其无法执行任务或坠机。美海军陆战队装备的轻型防空综合系统,就是一种针对无人机的电子干扰系统。该系统由一辆指挥车和一辆干扰车组成,车上配备战术空中监视雷达、小型光电/红外摄像机、射频探测系统和射频干扰器,可探测、跟踪、识别无人机,并使用电子攻击手段对其进行迫降。2019年7月,美海军“拳师”号两栖攻击舰上搭载的轻型防空综合系统,成功迫降一架伊朗无人机。伊朗也曾使用相似手段,接管了一架美军“哨兵”隐身无人机。

由传统防空火炮、导弹组成的拦截火力网,是目前应对无人机作战的主要手段之一。俄军“道尔”M1野战防空系统采用垂直发射方式,导弹反应迅速,曾击落包括土耳其TB-2在内的多型无人机。然而,同为近距离防空“利器”的俄制“铠甲”S1弹炮合一防空系统,在实战中却出现被无人机摧毁的情况。

激光束在应对“低慢小”无人机时,展现出快速、灵活、精准、效费比高等优势。例如,德国莱茵金属公司推出的50千瓦高能激光防空系统,配备3个激光束发射器,通过光束折叠技术提高功率,能够有效应对包括无人机在内的各种空中目标。

高能微波武器可应对无人机蜂群。高能微波武器通过定向辐射的高功率微波束攻击无人机电子系统,是一种集软/硬杀伤能力为一体的新概念武器。相比高能激光武器,微波武器作用距离更远、受天气影响更小、火力控制更便捷,适用于应对无人机蜂群攻击。美军正在研制的固态微波武器系统,在测试中曾击落数十架无人机。

无人机反无人机正当时

近年来,随着无人机技术走向成熟,无人机不可避免地融入反无人机作战体系,已经成为空防作战的一部分。

其中,大中型长航时固定翼无人机飞行高度高、滞空时间长,可尽早发现低空/超低空突防的敌方无人机,从而能为防空作战争取时间。例如,美国通用原子公司在“死神”无人机基础上研制的预警无人机,其监测范围更广。俄罗斯推出一种预警无人机,能够在1万米高空长时间巡航,提供空情情报,或作为通信节点提供保障。

另外,由于地面防空系统对低空无人机的探测、拦截距离有限,因此各国都在探索使用无人机进行空防作战的可行性。例如,美军用“捕食者”无人机携带AIM-9“响尾蛇”空空导弹,测试其空中打击能力。伊朗演练用“卡拉尔”无人机发射空空导弹,打击小型无人机的战术。此外,搭载电子干扰设备的无人机还能用于压制作战,干扰或破坏来袭无人机的通信链路。

面对无人机空袭,还可以使用巡飞弹应对。通过在空中预先布置一定数量的巡飞弹,对来袭的敌方无人机实施撞击。俄军曾使用“柳叶刀”巡飞弹构设空中雷场,以应对来袭无人机。美军将“郊狼”巡飞弹的多管发射器搭载在防空车辆上,用于拦截无人机。未来,智能化巡飞弹蜂群将是对付无人机蜂群的有效手段。(王笑梦)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