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局兆 > 正文

高油价威胁民主党选票,拜登向“宿敌”低了头

  • 局兆
  • 2022-06-07 13:46:05
  • 37
摘要: 高油价威胁民主党选票,拜登向“宿敌”低了头|京酿馆 ▲这是5月17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米尔布雷拍摄的一家加油站的油价牌...

  高油价威胁民主党选票,拜登向“宿敌”低了头|京酿馆

高油价威胁民主党选票,拜登向“宿敌”低了头

  ▲这是5月17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米尔布雷拍摄的一家加油站的油价牌。美国汽车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,当日美国全国普通汽油平均价格升至每加仑4.52美元,创历史新高。图/新华社

  据彭博社报道,由于美国平均汽油价格飙升至历史新高,担心在今年11月中期选举落败的拜登,正在考虑“向现实低头”——包括放松对“宿敌”伊朗的石油制裁,出访曾被他严重侮辱过的沙特,同时以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”购买俄罗斯石油,而俄罗斯也是另一个曾被拜登称为“贱民”的国家。

  七成美国人认为汽油价格影响投票

  6月5日,据美国ABC新闻和益普索公司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,只有28%的人支持拜登对通胀的处理方式,27%的人支持他对不断上涨的汽油价格的处理方式。对于拜登有关经济复苏的处理方式,也只有37%的人表示支持,这与目前拜登的民意支持率相当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有74%的人认为汽油价格是影响他们投票的重要因素,而目前美国的平均汽油价格的飙升势头如果遏制不住,足以让拜登和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毫无悬念地落败。

  据美国汽车协会数据,截至6月5日,全美汽油平均价格已涨到4.81美元/加仑(1加仑约3.785升),比去年同期涨了2美元。目前至少有7个州的汽油平均价格超过5美元,其中加州超过6.24美元——这里是民主党传统的最大票仓。

  有研究认为,到8月份,全美汽油平均价格可能达到6美元以上。

 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,但是炼油工业并不算强。因为建炼油厂的投资回报周期过长,还有环保成本问题,远不如玩金融游戏来得痛快。此外,拜登政府对于非化石能源的发展更加重视,进一步降低了资本对炼油的投入热情。

  可以说,拜登政府的能源政策,决定了其止不住汽油价格的上涨,于是目光转向了OPEC+的成员国。

高油价威胁民主党选票,拜登向“宿敌”低了头

  ▲3月8日,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秘书长巴尔金多在美国剑桥能源周会议上发表讲话,重申当前世界没有能够替代俄罗斯石油出口份额的产能。图/新华社

  OPEC+与美国的关系没有那么好

  遗憾的是,OPEC+的成员国多数与美国的关系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。

  俄罗斯是OPEC+成员,与美国的关系已处于冰冻。前一阵子拜登政府派高官访问委内瑞拉,试图说服委内瑞拉增加石油产量,补充制裁俄罗斯石油后的市场供应链。而委内瑞拉长期受美国制裁,美国一度甚至企图推翻马杜罗政府。也是因美国制裁,委内瑞拉石油产量和炼油能力一直不能恢复到正常水平。

  或许是放不下面子,美国目前允许委内瑞拉从7月起,通过意大利企业和西班牙企业向欧洲输送石油,条件是“不许转售”。这意味着美国自己没有与委内瑞拉建立渠道。这对于遭遇汽油价格飙升之苦的美国来说于事无补。

  美国对伊朗采取的办法和委内瑞拉相似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美国将默许伊朗石油进入国际市场——伊朗至少有1亿吨石油现货储备。讽刺的是,美国自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后,对制裁伊朗石油一直持强硬态度。现在的默许,算得上是自己打脸。

  最有讽刺意味的是拜登政府对沙特的态度了。此前,拜登曾因2018年沙特记者贾迈勒·卡舒吉被杀事件而将沙特称为“贱民国家”,声称要让沙特王室成为“社会弃儿”,美沙关系因此降到了低点。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,拜登曾试图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·本·萨勒曼通电话,但遭到拒绝。

  在汽油价格困扰下,拜登原定6月出访沙特和以色列,但拜登团队苦于不知道如何让沙特消气,出访推迟到了7月,甚至可能最终无法成行。这算是一时嘴爽带来的后果。

高油价威胁民主党选票,拜登向“宿敌”低了头

  即使低了头也可能于事无补

  实际上,就算是拜登向伊朗、沙特低了头,或者偷偷摸摸从俄罗斯进口石油,可能也于事无补。

  不久前的G7峰会刚刚宣布彻底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,如果美国公然反悔对盟友交代不过去,何况可能还得服从俄罗斯“卢布换石油”的命令,变相挺卢布。

  与石油出口相比,伊朗更重视安全问题。5月25日,拜登政府宣布,拒绝将伊朗革命卫队从“恐怖组织”名单上移除;5月26日,美国在希腊海域扣押了载有伊朗石油、由俄罗斯人运营的油轮,没收了船上的11万吨石油。伊核问题谈判现在也停滞不前。

  在这种敌对气氛没有改善的情况下,拜登即使默许伊朗石油出口,也很难称得上是外交突破并变成自己的政治利益。

  沙特近来大规模扩张炼油能力,是拜登政府眼中最需要说服的对象。但在制裁俄罗斯的问题上,沙特与美国的立场南辕北辙,在国际油价上也是如此。

  虽然沙特同意OPEC增产,但同时在近期也提高了原油出厂价,这与拜登政府通过增产石油抑制油价的诉求完全相反。随着中国防疫形势好转,亚洲买家对沙特石油的需求近期也在增长,因此沙特不需要特别照顾美国市场。

  其实都明白,不管拜登默许伊朗石油出口还是想访问沙特,真正目的并不是要改善与相关国家的关系,而只是为了中期选举前把汽油价格压下来。这种机会主义式的外交,让拜登政府“主持国际正义”的人设,变得无比苍白。

发表评论